返回列表 發帖
送又唔返黎食,斧頭有任打唔嬲。

你知啦,有 d 人把口唔收,想話口密 d 都真係好辛苦。

忍得辛苦,講野左閃右避,點點滴的,蛛絲馬跡,就更引人疑竇架嘛。

後來唔知邊個擺計,用隻芝麻咁大 ge 鑽石戒子溝掂,sorry,係講掂個港傭爆響口。

一爆就大檸樂啦。

哪哪哪,又係行賄貪汙,同樣犯法,重出埋身份證明,洩露私隱添。

我地大家族哩架 (其實,大乜夏秋冬,幾兄弟,撈左十幾年,叫有些少事業 je)。

其實,阿貓阿狗,殷殷實實咁做野,做得耐,多少都會有 D 成果。

哩班二打六,自我感覺極端良好,又唔記得自己曾經都係工人階級,都係工人家庭出身。

於是,有晚 … … …

唔記得問句 ... 有無人未睇個八仔年代個 part 呀;想睇就開聲,超過 50 人想睇,小肥貼返出黎。

TOP

阿世一路用右手開門,一路用左手休褲襠,把口就吹住口哨。

個腦就諗緊,哈,頭先條女幾索。

又諗,阿媽 fan 左咩未 (唔好問小肥點知,小肥老作 ge )。

點知一開門,嚇一跳,重打左個突。

超也麼,大龍鳳呀,乜得咁大陣象呀。

嘩,大伯父 ja 住支拐杖,金刀大馬咁坐係廳中間,正正中間 (大伯父以前都係出左名爛滾,同阿世個老竇齊名,重拍住飲花酒。大伯娘重做過花魁)。

大伯父隔離坐住阿八姨婆;兩個加埋起碼百五歲。

最羅人命就係阿八姨婆不停咁用條手巾仔係度作抹眼淚狀,隔離家姐就玩慰安,唔係,係安慰先 ngaam 。

然後,兩位老大左右手兩邊就企曬 一二三四 … 一路到個得十幾歲 ge 老表。

嘩,咩料。

神檯就香火點齊。

阿世,大伯父喝一聲 (想像下關老師叫阿蘇就得勒)。

TOP

本帖最後由 咱是陳小肥 於 2013-9-30 00:31 編輯

係 (阿世心諗,大欖有隻鑊勒,開香堂);哩個係名太祖誅完章流落黎 ge 二窿甑煮令 … … … 寫錯,哩句係當年張雷係電視劇鹽梟 ge 對白。

阿世,大伯父再喝一聲,你點做人架,點做人個仔架。

係 (阿世心諗,無呀,我有拜老竇山喎,你條伯父上次收我隻窮到 lung 咪戴得好開心,八姨婆個孫入到有聖母愛護同照顧個間學校都係我幫佢 ge,重成日舉行酬賓週,次次都係 X 會會長,周有;衰咩呢,哩勻) 。

我有咩唔 ngaam,你就出聲啦,大伯父。

大伯父黑起塊面問:你個女人做咩架。

我女人囉。

唔係,你 … 你 … 你個衰仔,你係邊度識返黎架。

香港囉。

鞋,家門不幸囉,你個衰仔。

阿世回魂勒,知咩料勒。

入屋之前,成身軟曬,得一度硬;哩一刻,就成身硬曬,得一度軟。

阿世條頸當堂軟曬,耷曬頭。

老伯又唱:跪 … 係祖先面前跪低。

跪,我跪你 (河蟹) 老母 … … … … … … … 跪埋你老竇,再跪我老母,又跪埋我老竇,係都唔攬叉跪 X 門堂上呀,成個神樓都係我出錢架。

心咁諗,把口都重忍得住未出聲 (不過,好似佢老竇幅磁相都係係神樓喎)。

哩一刻,阿世條頸又硬返啦;愛情真係可以戰勝一切牛鬼蛇神。

TOP

Sorry, sorry, nam 左 … … …

繼續 …

佢原本做咩架。

阿世心想,關你春事呀;把口就應,後生細女,未認真做過野。

無咩事,我想早 D fan。

阿伯重未醒水喎,繼續擺款:做小姐喳嘛。

阿世無出聲,直行入房。

大伯父又再喝一聲。

阿世照舊唔理。

八姨婆出聲勒,你唔甩左佢,你就唔好返黎屋企;佢貪你 D 錢架喳。

其實,八姨婆睇錯勒,綁你係貪個人 (大佢七八年,未結婚,重還有頭髮,生活安定,”乙水 即係 taam” 得佢開心,就曬佢),錢唔係最重要 (當然,佢唔會係食大牌檔 ge 人;無錢亦係萬萬不能,無錢,點食吉品,搵咩啷口 (原來褲襠個襠字係咁寫:“襠” 讀浪唔係讀黨,之前小肥寫錯),點去 1/2 個島 afternoon tea 呀,點 shopping 完,去希記 cat walk street 攤 tau 下呀)。

更何況 …

TOP

更何況,阿世點可以算真係有錢 je;最多咪比普通打工仔搵多些少冤枉錢,亦都只係老細手指罅跌落黎之嘛。

起碼,買層樓都重要夾份。

阿世開始滾,準備做 D 反動 ge 野勒,所謂有錢就有膽,人有多大膽,地有多大產。

人民大翻身喇喂。

氣在心頭;你班正富貴,食我 ge ,用我 ge ,重口水多過浪;越想越滾,越滾就越想,突然一個獅子回頭,再黎個獅子哮:夜啦,咁多位,早 D 返屋企 tau 啦;哩度係 “我” “屋” “企”。“大” “伯” “娘” 等緊你門呀,阿伯。

“ bang ”。

成班友,當堂吊吊 think,做曬吊住條利 ge 笑口佛。

出黎行,俾面就叔父,唔俾面就就羊牯。

又有謂吃人 ge 手短,何況佢地又食又擰,有世食世成左例。  

於是,個晚就不歡而散,個批鬥大會,就無疾而終,連例牌宵夜都無得咬。

其後,重有好多枝枝節節,相勸呀,互片呀,邊個親 D,隔江罵戰呀,銀彈呀,甚至後來阿世同阿漆分家,搞到兩敗俱傷。

真係中左老人家個句 - 出親事就必定係關間屋同綁你事。

好彩,老人家都見唔到囉。

TOP

講起兩敗俱傷 …

此路是我開,此樹是我栽,欲從此路過,留下買路錢。

咪料呀,坤哥,咪交左保護費囉。

肥仔,知唔知雞的屁點搞。雞的屁,雞屎忽就知,最好白斬。

阿獅子頭係隔離話:GPD 呀,坤哥要交功課。

嘩,乜家陣 D 功課咁深 ge 。

兩敗俱傷,兩兄弟係個段黑暗時期,真係嘗盡甜酸苦辣。

最後,都要好一段時間先回到氣。

其實,綁你都算做得絕,佢睇死阿漆無錢俾埋個半層樓,所以就死人都要錢唔要樓,諗住趕絕老漆。

阿世財大氣粗,幾百萬未開頭,又氣在心頭,加埋又心痛個老婆俾人睇小。

少年父妻;鞋,結果就一發不可收拾。

點解咁絕 …。

乜人出手,乜人出口;又邊個同個港傭最熟,又最關心阿世哥呀 (兩兄弟,一前一後三年抱兩,一罐啤酒兩份飲,一條孖條兩人分)。

事後,唔使係江相,都算到出黎啦。

其次,係江湖走糴過 ge,多少都會係狠手 D 架啦 – 朝朝起身腳 young young,永遠無話同情人 …。

結果,當然,最後,兩兄弟就越行越遠,你有你生活,我有我忙碌。

TOP

85/14306

老人家辦喪事,都搞到梗有一個係門口收吉儀,老死不相往還,這麼近那麼遠;莫奈何,真個係莫奈何呀。

都好,阿世同綁你就疊埋心水,係外邊租左個單位仔,雙宿雙棲 過其二人世界同居時代。

阿世日頭返工,綁你就晏晝起身,call 齊 D 姐妹,食 bunch,重係要係在 XX門呀,XX樂呀,金山呀個類食肆。

個條魚咁似老鼠 ge,蒸黎食下。

天九翅點九法呀,炒個桂花翅黎咬下。

日夜呼朋喚友,三日一小宴,七日一大宴,杯莫停,雀聲更長鳴,好不快活,好不奢華。

然而,正如瞽師南音唱來,個兩句呀:但係,唔該,就唔該享盡 d 奢華福﹐錦誘,錦誘河山就毀路塵 … … …。

註 小肥一直覺得客途秋恨由瞽師唱來,入過師娘好多;更唔好話出自閨秀,勾欄樂師腔口勒。

白駒榮前後兩次版本,都爭好遠;小肥偏好佢晚年,技巧純熟,體力欠缺時所唱的版本,入形入格,入情入性。

無耐,一個機緣巧合,阿世搵到一大舊錢 (當然係坑渠水啦),又用差唔多半價買到個三千呎豪宅 (當然有唔係好野黎啦)。

狂情盡放失迷人,意氣風發無愁眉。

殊不知,福系禍所伏,哩個機遇竟然係佢兩公婆患難見真情 ge 開始。

TOP

86/14970

不過,好多野,福禍自招,得失自問;總之,來過,活過,痛快過,夠架啦。

早前咪講過:後來 (綁你) 條仔賴野,賴野個位就係阿世勒。

話說,有個富二代,平時神神化化,最驚女人,最怕食蛇。

點解究會驚女人,就真係無咩人知,情傷掛怕係。

怕食蛇就好易理解,because 佢姓佘,真羅命。

但係羅命唔得過佢老竇大把。

富大代知道自己個仔神神化化,可惜係老來得子,重係獨子添。

做老竇老母 ge,真係驚行人之後,阿二代哥無人無物,咬完個餅前面,都唔識轉一轉個餅。

搵屋企產親友幫手,又驚佢慘個林妹妹。

其實,紅樓夢個林妹妹,係一個 typical 個案 – 被 “毀壞誠信 ge 託管人” 非法地侵佔受託財產 ge 受害人 (重可能係無行為能力者 – 未夠秤之前係,夠秤之後由於心理問題,都可能係。

如此類推,石頭哥咪可能衰十一 … … …,該猥囉)。

唔使驚,阿世唔係衰十一,又唔係好粗獷。

佢係托水龍,重係串謀個隻。

TOP

87/15850

言歸正傳,阿大代一向幫襯開阿世打工間公司 (當係叫信我就托銀樓啦),於是,就搵左信我就托銀樓做左 D 咩信託呀,監管呀咁,諗住萬無一失。

點知 …

大代兩公婆轉行賣蛋之後,佢係銀樓 D 老死亦都先後去左仙界旅遊,簡稱仙遊。

大代單信託就輾轉落到信我就托個最細 ge 老闆仔手。

細托不務正業,成日群埋班高級行政傍友,阿磨,阿擰,阿 thing (統稱 morning thing);後尾重收埋阿世做 leng 。

成班友日日係度 morning thing,唔生性。

嘩,佢地見到富二代,直頭同見到隻鷓鴣無分別。

鷓鴣, 鷓鴣愛黎做咩 ... 你知 ge。

其實,天網恢恢,簷前滴水,有時真係要講下因果。

初頭,阿世不過係個職員仔,所謂九等靚。

就算係話頭勝尾極,原本都要碌幾年甚至幾十年先有機會慢慢爬上去 ... 或者係根本無機會。

就係因為佢眉精眼企,留意到阿二世祖好怕女人。

原本公司就話搵 D 女同事招乎阿二代,點知點正人地死穴。

阿世就次次特登叫幾位姐仔過去,係二代哥心臟病發之前過去救駕 (可能會係謀殺不遂),久而久之,二代哥直情只係比世哥攪佢個代 … 理 D 野。

當然,阿世事必然係過水濕腳。

TOP

88/16443

點濕法,好似,一先一後買同一隻股票,邊個位入蝕些少或者買貴些少,就當係阿二代 D 貨 (breach trust 勒);重有其他,例如,食夾棍呀,兩頭佣呀,黐飲黐食呀 (茶煙酒,飲食係款待,未必係貪汙)。

唔覺意摸到大髀唔算,個 D 叫抽水。

濕碎錢,阿世就已經眉飛色舞。

卒之比細托留意到。

首先,借 D 意升起阿世,跟住帶佢去合皮,醒多小。

時機成熟就準確出手

gam 鷓鴣勒。

當年某日,有點兒黯然。

十多二十年前,有個剛畢業的法律生,幾位老行尊睇好佢。

本來前途一片光明,點知少年得志,不知自愛,結果係人都怕左佢,女朋友飛左佢,師傅憎死佢,由出道一路衰到現在。

小肥路過,見到佢好似乞一樣係度 “拗” 撈。

何必呢。

唔好話頂天立地,問心無愧,都可以生活得開心 d 。

呢哪,阿世咪人版羅。

寫兩行,發洩下。

講返阿世。

有一晚,細托帶齊手足,連埋阿世,去到酒店。

係酒店度,班友有間長房用來開局,開派對,隊可樂。

成班老契,連架生都準備好,準備用來恐嚇阿世,逼佢上山。

TOP

89/17160

點知,真係姣婆遇著脂粉客,咩都未講,只係提下二代個名,阿世哥重興奮過食左冬天之後個季 D 過期藥 (阿世心想,祖墳冒清煙啦,發啦,今勻;埋堆啦,上位啦,有錢過鄧爵士啦;D 女 ... 呀,女唔得,綁你睇實)。

結果,個班人版,就你眼望我眼,嘩,重狼死過我地,會唔會搵錯 partner 呢 (傳說中,好正統的串謀出現啦)。

如是者,成班友就一路商量到天光。

踱左幾條死竅,一句講曬,唔係而家的走曬 D 錢,好易黃;先借艇割禾,空手套白狼搵 D 使用。

穩穩陣陣搵十年八年錢,先同阿二代一煲清檯 (好多人話係清袋。小肥就認為應該係出自一 Q 清檯)。

D 屎計不外乎,借隔夜錢炒股票,租樓食夾棍 (食得幾多,兩棟工業大廈,半棟住宅;真係無幾多) … … … 唔寫太多,費事比人話教唆。

返到屋企,阿世重有多小忐忑,唔知點同綁你開口 (唔講,唔講點衣錦還鄉,點係條女面前威呀,人之常情)。

TOP

短左d, 出圖睇住先啦
附件: 您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。沒有帳號?註冊

TOP

91/17887

點知,一入門口,綁你就即刻彈起身,三點全露 (加入色情成份以加強劇情):honey,我煮早餐過你食呀下。

咩料,你大小姐平時三點不露 (哩下係三點鐘,與色情無關) 唔鬧我嘈聲你,重有野咬。

咪住,你煲水都會煲乾喎,買左火險未。

眨下眼,一碗非洲荷包蛋半生熟丁就放係檯面勒。

老公,你試下,人地煮得好辛苦架。

哦,係呀。

點解 D 麵有 D 硬。

朝頭早嘛,多數都會硬 D 架。

係。咦,D 麵中間心重係白色 ... 未熟 ...

真係硬咩,咩丁麵唔係就咁用滾水漉就得咩。

漉麵 ... 漉丁麵 ... 丫 ... 丫 ... 丫;烏鴉飛過。

老公呀。

哦。

老公呀。

咩事。

老公呀。

講啦。

阿蘭西呢,有隻呢,X 卡XX戒指。

哦。

個八婆係度曬呀。

哦。

不過算啦,你搵錢都唔係容易。

唔怕喎,聽日去買隻 X x 150% 卡,大返佢。

你有錢咩。

就有 … 咁 … 咁 … 咁 … 然後就咁咁咁。

咪有錢囉,重係大疊水添呀。

老公,你真係叻勒。

你唔覺得咁搵錢唔好咩。

我日,有錢唔搵先不知所謂。

(記唔記得靚妹仔堶戚茈頭淫媒呀。 位阿哥做老臨出身,後來做埋臨記頭 (即係 contractor);閒時重做埋遊船河呀,P 場,係商界,相當長袖善舞)。

唔明點解無啦啦有圖出現呢 ... 睇落去啦;老友。
附件: 您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。沒有帳號?註冊

TOP

92/18629

開壇 … … … 一進香呀,再進香;再進香呀,三進香;一拜請到東方龍王,二拜請到南海觀音,三拜請到西方如來,四拜請到北帝神君;三清六道,八方上下,宇宙陰陽,五鬼五鼠,六丁六甲,風雷雨電 … … … (唔好意思,聽緊電話,呃住鐘先)。

起壇 … 哩下真勒 ...

一路搵食,搵左差唔多半年,二代都唔發覺,因為,佢將所有野包括文件,印章,證書都放係阿世度。

然後,阿世叫佢簽就簽;二代只係個個月羅夠使用就算 ... 哩 D 先係生活呀嘛 ... 視錢財如糞土,起身唔使要早。

有時,或者,其實,對某些人來說,錢真不個係一堆數字同文件。

於是,班友個賊膽就越來越大,估話玩舖大勒。

點大法,羅 D 野去當;點當法,羅 D 樓去按。

其實,好似,應該係典先係,因為當,好似係要留低件野,即係話物主無權用件野。

典就重保留使用權。

按揭係後現代先出現。

小肥又覺得典同按有些少分別;物品似乎用典好 D,土地樓房就用按 (因為以前要按手印)。

純粹亂吹,唔好當真。

呀,抵押呢 … … … 可以寫本書。

成班友做完個諗樣之後,決定偽冒簽名,羅阿二代兩個單位去當。

家下明點解有圖啦。

TOP

93/19401

寫開按揭,知唔知點解同銀行贖樓份文件,有時用 release,有時用 discharge,有時用 re-assignment 呢。

唔識 ge 撞中有獎;識 ge 答中無獎。

借足十成 (九成加 OD),估話同阿邊個搏舖大細。

班友問計於阿世,阿世問計於綁你;於是條竅出來了。

雖然話二代信阿世;但係,始終有可能會望下 D 檔,二代唔係無文化,假假地都去到調理農務 (英文係 agricultural management) 博士後。

重有,簽下,簽下,見份檔唔色都可能會穿塴 (契紙係藍色長紙 size,個時,個時呀;咩係長紙 size,F4呀嘛,咁紅都唔識);平時 D 文件,信件多數係白色係 A4 size。

為左減低風險,只會將簽名個版攝係成堆文件入面 (其實係作賊心虛)。

為左再減低風險,條轎係咁 ge 。由阿世搵二代打邊爐 (成檯野,無位放低慢慢睇)。然後中途阿世就話唔記得帶袋 … … … 文件,話叫個人羅來 (哩個係綁你,扮馬臣蓆)。

差唔多綁你到之時 (大約下班時間),阿世扮肚痛去爆石。

然後綁你話趕時間即日做好,唔等阿世直接比二代簽。

二代怕女人架嘛,綁你就成對野 (sorry,係成堆野先 ngaam ) 隊埋去,檯面無位,就用手 ja 實,只係露出重要部位,即係簽名個位。

劇情一路按照劇本發展,點知,問題出現係 …

TOP

94/20086

問題 … 問題出現係阿代哥身上。

阿代哥企起身,一手搶左疊文件;然後自言自語話有無攪錯,當我傻架。

嘩,綁你當堂嚇到標汗。

哩條友,生藕無用架喎;何況老公重係度望住。

點知條友跟住就痞低,將 D 文件放係將椅上面簽,一路簽一路鬧,咩 … 女人 … 女人 … 女人 … 咩頭髮長短呀。

自己就用手 ja 實 D 文件,只係露出簽名個半頁位,含梅疾走,係咁簽,係咁簽,慌死見多綁你一陣會死咁 (或者綁你有菜花一樣)。

簽完望都唔望文件同綁你,真係簽左咩都唔知。

然後,就彈起身話,羅走,唔好掂到我。

咁就攪掂。

其後,班友串埋個師爺同銀行做按揭,棟左一大筆錢,要黎做自己想做 D 野。

只要準時還月供,本來就神不知鬼不覺。

點知千算萬算,始終係人算不如天算。

TOP

幾十年前曾經有個故仔,蕉的故事 (部份情節經小肥修改,與原本故事有出入):

哪,話說,好耐好耐之前;有個航海家,冒險者係唔知邊度帶左 d 蕉黎中土。

其實個航海家都唔知係咩呢,叫咩名;只係知食得。

航海家黎中土,首先梗係拜地主啦。

唔記得提,個航海家係紅鬚綠眼 ge 洋人。

輾轉間就搵到個跎地海商。

洋人自然送大禮;其中包括一梭蕉。

送得禮,自然自吹自擂 d 點好點好;重教埋個海商食蕉要剝皮。

海商第一次食蕉;嘩,直頭人間美味,自然就諗起出面收埋個小蜜。

諗住留番d 蕉過 honey 佢嚐下鮮。

點知未收好,就被大婆見到。

大婆問咩黎。

知到食得,就要羅黎食。

海商靠外父發達,係妻管嚴;唔敢話推搪,只好話妳唔識食架啦。

大婆一辣就滾:咩唔識食呀,識 ... 跟住就連皮一啖咬落去,然後話用口食羅。

點知話口未完就嘔返出黎 ... 一路吐就一路 boo。

海商唔知癡左邊條根;竟然狂笑重駁嘴:話左妳唔識食架啦,笨,食哩樣野要剝皮架。

大婆顛起上黎,拿住梭疏蕉係咁扳 (baan)  海商,重一路扳一路鬧:笨呀哪,笨呀哪 ...

航海家個通譯又譯 d 唔譯 d ,航海家聽到就以為蕉 ge 正式名字叫笨呀哪;自始洋人就叫蕉做 banana 勒。

TOP

96/20812

班人精誓估唔到 D 老人家真係挑通眼眉。

自己知自己個仔事,一早留定後路,竟然黎招外援查數。

個外援係老人家某疏堂親戚個女,阿掃把頭,係愛美麗家做唔知咩專業 (好似叫咩貨輪殖,總之好高檔次)。

因為,老人家臨行人前,總係覺得較靠托記班老友始終係有風險。

有錢唔代表唔貪錢。

有錢唔代表有個好仔。

於是,就同掃把頭簽左張合約,話明供書教學,x 年後到黎香港玩核數;一來睇下個仔有無咩唔妥當 (咪個死左係屋企,臭左都無人知),二來執下個仔有無俾人搵笨二加五。

張合約重有份基金,用來出糧過阿掃把頭。

核數 … 嘩,高潮快感一齊黎啦,哩煲。

TOP

97/21550

掃把頭黎到之後,都好識做人,應該做就做足,唔應該做就避足。

當然,應該食就食,應該歎就歎。

本來大家相安無事,掃把頭就當返香港探親旅遊;住阿公,食阿公。

阿二代又怕女人,全部交曬俾阿世跟。

於是,班友又招呼到掃把頭契爺一樣;直情係 up-grade 到掃把頭員外。

掃把頭係原居地都係做咁上下 ge 工作,自然知自己咩身份,班友玩緊乜;更自然識得點潤樣 “打草驚蛇”。

例牌有野鋤,又例牌有改進空間;預期核數結果係審慎樂觀。

日日係信我就托度開個地攤賣藝;一做兩粒鐘。

點知,有人心虛;邊個,哩,咪阿細托囉。

TOP

Banana 事件之後一段時間,海商突然老馬有火,用無後為大,成功爭取到小蜜入宮做其如夫人勒。

洋人航海家自然又要出場,自然又係送大禮;今次係一粒菠蘿。

當然,個洋人梗係又知道哩粒係食得野啦。

佢當然又係唔知隻粒菠蘿叫乜名;佢實情係不安好心,實際目的係想借海商位夫人幫起清粒菠蘿 ge 字容。

小三入門,海商夫人自然係哭哭啼啼;但係事實擺在眼前,喊係無用 ge。

同班姨媽姑姐商量之後,結論就係爭寵意義不大,始終係東風西風 ge 問題;即係邊個壓倒邊個。

海商夫人就諗住斟茶 ge 時候點都要擺足姿態,壓老二一頭。

點壓法,最簡單莫如等佢叩頭時踩住佢黎個下馬威,收個頭彩。

於是,海商夫人就正襟危坐,等個女人捐完褲襠埋黎叩頭。

點知,海商夫人一見小蜜就呆左。

原來,阿小蜜原來係混血兒,生得牛高馬大。

海商夫人就五尺爭五寸 (哩個尺同寸係 address 唐尺用);就算佢坐係度,都高唔得跪係處 ge 小蜜幾多。

海商夫人知道瀨野,就想搵野墊高 d 自己,方便落腳;四顧週維,只係見到粒菠蘿最就手。

海商夫人連隨就揳粒菠蘿係位,再 bang 一聲坐落去 ... 呀吔 ... 好痛呀 插死人啦。

原來海商夫人俾菠蘿 ding 上面 d 葉插到;變成菠蘿佢個沙田柚,都好過係香蕉佢個沙田柚。

海商夫人一路嗌痛,一路話擺咩譜呢,擺咩譜呢。

個洋人立刻羅本簿出黎抄底佢。

自此,番邦人士餐桌上就多左一種生果;叫 pineapple (請留意,最後個 le 可能就係出自擺咩譜呢個呢字勒)。

TOP
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