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發帖
179/53652

又係長話短說,中間 d 跳過佢。

註:跳過個 d 又係請自踱。

係大學其中一個 canteen。

字花仔 and 舅哥仔。

字花仔:哪,單野就係咁勒。

舅哥仔:呢單野,咪好似早排唱通街,係人都知。

舅哥仔又話:呢,全新部門都插埋隻手入去查個單騙案。

字花仔:唔知喎,阿叔唔同你,恨打政府工恨到發燒喎。

字花仔再話:所以,無有留意哩 d 新聞喎。

舅哥仔:咁大單野,會唔會好牙煙架。

字花仔:艸。

字花仔:富貴險中求,無風險,幾時到得你手呀,青頭仔。

舅哥仔:姐夫唔知肯唔肯喎。

字花仔:問下先啦;又唔係咩大件事;係個 file 度,抄 d 犯 ge 料之嘛。

舅哥仔:係 je。

字花仔:鬼知你姐夫抄咩,豬春。

舅哥仔:即管問下啦。

字花仔:做完,咪一炮過,還清條數;好過捱貴利呀,你家姐又話大肚咯。

原來早前有單騙案,涉及穿櫃桶底。

有人向全新部門舉報話涉及執法部門人員。

涉案 ge 執法部門人員深得人心又兼係徒子徒孫眾多。

於是執法部門就將單野派左比風光 Sir。

貪佢六親不認兼且黑面神一尊,直頭用佢黎震宅除魔 ... 兼檔剎。

兩個讀書仔就覺得有機可乘,借住攤老闆哩個機會,學人玩放蛇勒。

TOP

180/53766

某晚,舅哥仔老竇牛一;成家人係屋企食完飯。

往年呢,就出街食;今年呢,都係要慳 d 啦,樣樣都係錢。

全家都想留多個錢俾紅雞繩個香爐躉。

點知係香爐躉;廟堶戚t責解籤個百納僧講架羅。

舅哥仔:姐夫呀 ...

紅雞繩:咩事 ...

舅哥仔:真係唔好意思,家陣成屋都捉襟見肘。

紅雞繩:自己人有咩所謂呀;又唔係無曬,係之前左手黎右手去,使曬,霎時間,無閒錢剩係度救急 je。

舅哥仔:都係呀。

紅雞繩:辛苦 d 捱幾個月 je;以後都係要貯返多個錢勒,咪有起事黎 le 咁 hea。

舅哥仔:真係。

紅雞繩:真喎,等風光 Sir 過左骨,又大把世界啦。

舅哥仔:哦。

紅雞繩:不過真係經一事,長一智啦;腳踏實地做人啦。

舅哥仔:字花仔話有人想買料 (哪,出事勒,好心做壞事勒 ... 講 d 唔講 d 勒)。

紅雞繩:買咩料呀。

舅哥仔:呢,個單咩咩咩 ge 疑犯 d 料。

紅雞繩:都話腳踏實地做人咯 ... 係呢,知無係咩人想買 (哪,出事勒,識話人唔識話自己 ... 俾錢遮住對眼勒)。

舅哥仔:都係出黎行 ge。

紅雞繩:都重係風頭火勢喎,鎗打出頭鳥喎  ... 係呢,知無出係咩價錢呀 (哪,真係出事勒 ... 真係俾錢遮住對眼勒)。

舅哥仔:唔錯喎,咁咁咁 ... ...

紅雞繩:係幾好條件喎;知無買黎做 mood。

舅哥仔:應該係想追返 d 錢。

紅雞繩:你肯定,追錢就好 d;最驚係準備尋仇,整堂六國大封相 ja。

舅哥仔:點呀,覆唔覆字花仔呀。

紅雞繩:再想想先啦;就算係,都要同風光 Sir 講聲先得。

舅哥仔:咁揚呀。

紅雞繩:跟規矩係要呀嘛;兼且,個 file 有 d 野,係風光 Sir keep 住。

TOP

181/53867

某日,係風光 Sir 個 office。

風光 Sir 係度扑緊野 ... 即係打緊字。

紅雞繩:阿 Sir,個企街認左係佢扒左條雞蟲隻蟹啦。

風光 Sir:羅唔羅得返個銀包。

紅雞繩:條女係用左張大牛睇醫生。

風光 Sir:睇咩醫生呀;有病重出黎擺,累街坊。

紅雞繩:唔係,佢有個姊妹要睇婦科,佢捱義氣 je。

風光 Sir:鞋,佢羅唔羅得返個五舊水出黎。

紅雞繩:好 ... 難勒;搵勻成身,佢都係得個幾兜野。

風光 Sir 係袋度羅左五張一百蚊出黎:黃,賭,毒;最困難就係做老舉架勒。

紅雞繩:阿 Sir 你又貼錢呀。

風光 Sir:問都多餘;搵搵條雞蟲,問下佢肯唔肯銷案啦。

紅雞繩:佢唔肯,係咪問佢老婆電話幾多號呀。

風光 Sir:刁,做野啦,口水多過浪。

紅雞繩:阿 Sir 呀,有野想問呀。

風光 Sir:講啦。

紅雞繩:家陣重賣唔賣料呀。

風光 Sir:你好等錢使咩。

**********

睇住紅雞繩同舅哥仔,其實可以發現到幾個問題,小肥持老賣老,分幾日,羅出黎講幾句:

左手黎右手去 - 1

英文就叫 easy come easy go;有 d 情況就真係冤枉黎,瘟疫去。

五六十年代,和平後無幾耐;有人出黎賣用原子彈 d 原子做 ge 原子筆 (雖然重有好多人用緊毛筆,算盤)。

個時,有大批,挾大量財貨,走難落黎 ge 有錢佬。

其中上海老闆 d 海派作風,就更係令人眼界大開。

曾幾何時,有 d 地方甚至有小上海之稱;例如,北角。

上海 "舍官" 子之多,足可同東江菜 "舍官" 一拼。

先前有壇友提及的四五六菜 "舍官",就係上海 "舍官" 子;其他乜乜春,就更如雨後春筍。

東江菜亦不徨多樣。不小菜 "舍官" 至今亦令人津津樂道;例如,梅江,醉瓊樓等等。

然而,不小富戶都係坐食山崩;到頭來千金散盡,晚境淒涼。

TOP

本帖最後由 咱是陳小肥 於 2014-1-4 05:38 編輯

182/53993

今日開左罐吞拿魚食;突然想起以前有隻魚罐頭叫 “哩比魚柳”,請問有無人食過。

紅雞繩:呀 ... 唔係呀。

風光 Sir:咁問黎做咩。

紅雞繩:無,幫個親戚問下 je。

風光 Sir:醒醒定定呀,細路。

紅雞繩:知啦。

風光 Sir:淡定 d 第日大把世界呀。

紅雞繩:真係知喎。

風光 Sir 都知佢係水降鴨背架勒,當堂就令擰擰頭。

風光 Sir:吊,掛籃住講;唔記得比返條炮鎗房添。

紅雞繩:係喎,你聽日開始星馬泰喎。

風光 Sir:趕時間。

紅雞繩:d 野未鎖好。

風光 Sir:死仔,幫手鎖返個文件箱,條鎖匙擺返係茶杯底。

紅雞繩:Yeah sir。

風光 Sir 行人只後 ...

Se lei sa la 一輪 ...

紅雞繩:話,咁多料點抄呀。

再衝衝睇多次之後,紅雞繩自言自語:都係羅部相機黎影穩陣 d。

果不然,第二日,紅雞繩就羅左部傻瓜機黎影。

**********

左手黎右手去 - 2

五六十年代,經濟漸趨穩定,人群對生活要求提高。

娛樂事業異軍突起,做就不小名成利就 ge 伶人,影人 (因為曾經發生過伶,影分家;所以分開寫)。

個時,買個 lot 連起棟幾層高 ge 唐樓都係幾雞野 (哩啦,個句:住洋樓養番狗就係之後出現勒)。

註:Lot 即係地段,殘片堶情A容玉意成日提話:阿邊個,有幾個 “霖把” 收租,個 d number 羅。

有不小伶 / 影界人士,搵錢容易,真係乾霉布 (唔剩止係有不良嗜好個班) easy come easy go 嘛。

其中亦有不小先知先覺,知道世事無常,伶 / 影界現實殘酷,買樓收租。
附件: 您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。沒有帳號?註冊

TOP

183/54099

某年某月某日,全新部門某接見室內 ...

番老闆:哪,相就係度勒。

讀書仔甲同讀書仔乙講:睇睇。

番老闆:加下人貨兩清,以後各行各路勒。

讀書仔甲:乜咁見外呀。

讀書仔乙:OK。

番老闆:OK 就得啦;level 啦。

讀書仔甲:唔好咁心急。

番老闆:超記鹵味,唔好迫虎 ...

讀書仔甲打斷佢:都要收埋個尾架,番先生。

番老闆:挑,再黎,最多烏蠅 lau 馬尾,一拍兩散 ja 下。

讀書仔甲:捉賊要拿贓,捉姦要在床。

番老闆:咩實野呀。

讀書仔甲:你重有條尾數未找俾人地喎,番先生。

番老闆:謂,大佬,真係叫你大佬勒。

讀書仔甲:唔使客氣,有野咪講羅。

番老闆:大佬,家陣已經好難做人;再踩落去,真係要買定鞋著草架啦。

讀書仔甲:有 d 野,真係唔由得你個喎

番老闆: ...

讀書仔甲:咪話,你 d 人成日講講個句咩話 - 咩人在江湖話。

番老闆:刁裡勞味 ...

番老闆舉起佢戴住個隻充滿勞力士味道,而內裡實情係細花刁陀 ge 手。

嘩,真係沙煲咁大個 ge 拳頭;準備開 bang 打救阿讀書仔甲。

番老闆:唔打 high 你都話阿叔懶呀。

讀書仔甲當無事,突然話:阿乙,袋好支槍啦,跌緊出黎啦,因住走火呀。

番老闆擰轉頭望下讀書仔乙,見佢真係袋緊支銀色野舊野入褲袋。

番老闆即刻沙曬霖:Sorry sir,衝動左小小。

讀書仔甲:有野慢慢講羅,使咩勞氣。

番老闆:係 ge,係 ge。

兩條死 leng 仔實情係處拋浪頭。

佢地兩條散仔,有無特批,邊有資格砣炮仔呀。

唔好話左輪啦;孖葉都無對啦。

銀色個支,不過係部 call 機;呢,輸多 d 輸多 d 個隻呀。

何況,除左某 d 特別部門,公家炮仔,梗係黑色架啦。

你估奇連伊士活支麥林咩。

哩 d 咪知識改變命運羅。

番老闆見識小,當堂由鱷魚頭變返老襯底。

正式係四哥個細佬,謝曬。

番老闆:俾條路行下啦。

讀書仔甲突然間爆發幽默:德國革命。

番老闆傻左望住佢。

讀書仔甲:即係德國無左皇帝 ... 無德 king羅。

哩句番老闆明勒。

讀書仔甲:阿乙,出去羅 d 野入黎。

讀書仔乙羅左袋野入黎。

倒出黎,原來有成餅野現金,有部小形錄音帶;重有卷牛皮膠紙。

番老闆見到:想點呀。

**********

左手黎右手去 - 3

到七八十年代,又出現一班新貴;個時有句說話,叫:魚翅撈飯。

後來重發展出一句魚翅啷口;咪又係 easy come easy go 。

幾個風潮起跌,一晚之間不小新貴變成新鬼 ... 由其是係炒孖展個班大帝。
附件: 您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。沒有帳號?註冊

TOP

184/54211

又係某年某月某日,全新部門某間房媕Y ...

番老闆:YA YA,YA YA,細力 d,細力 d 呀,大佬;YA YA,褫住條眼眉啦。

讀書仔乙行入黎:兩個疑犯剛剛係環頭落完拘捕紀錄,帶左返黎啦。

番老闆:嘩,理老眉,都唔使咁出力理架,大佬。

讀書仔甲:已經就住啦,d 牛皮膠紙黏力係咁強呀嘛。

隨手就遞左部小形錄音機過讀書仔乙。

讀書仔乙連隨做埋手續,填埋表格。

讀書仔甲:餅帶哩,羅部大機放黎聽聽。

Ge、goo、ge、goo ... 格勒 testing testing ...

今日係某年某月某日,全新部門 ge 讀書仔甲主持一個行動,檔案編號 ...

部機由線人 ... ... ... 呀,番先生 ... 係,咩事呢阿 Sir ...

番老闆:嘩,大佬,咩線人呀。

無人理佢。

番老闆:大佬,咩你係之前已經錄左野架啦。

都係無人理佢。

係哩個時候,部機開始播:

番老闆:字花仔;咦哩位梗係舅哥仔勒。

字花仔:咁客氣呀叔父 (哪,有錢就叔父,無錢就羊牯啦)。

番老闆:哦,你兩個一齊到咁蹺。

字花仔:唔係嘛,叔臺,你點名叫一齊到,話要銷售保證喎。

番老闆:唔好意思,舅哥仔即係紅雞繩老婆個細佬羅呵。

舅哥仔:阿叔,你真風趣。

字花仔:咪羅,知都重要問,好過制呀。

番老闆 d 戲,做到出曬面;兩個後生都重係買棺材唔知 “訂”。

舅哥仔:年紀大係囉嗦 d 啦。

字花仔: ...

番老闆:係呢,今日幾多號呀。

舅哥仔直頭係啤一聲 ge 語氣:x 號,星期 y 呀;叔。

番老闆:你地都準時喎,三點正就黎到小花茶餐廳;易唔易搵呀。

字花仔:妖,速速磅,唔好兩頭望啦。

番老闆:係 ge,係 ge。

番老闆:哪,哩度係 $z。

舅哥仔:多謝老細。

番老闆:當時講好你地提供阿邊個同阿邊個 d 料 ge 尾數。

字花仔:得啦,長氣。

番老闆:點點佢啦。

字花仔:唔使點啦;信得你過。

番老闆:唔係呢,跟規矩,點點佢啦。

字花仔:麻乜煩;舅哥仔,求其點點佢啦。

舅哥仔:夠數。

字花仔:袋好佢啦 ... 喂,你地做咩呀,老笠呀。

讀書仔甲: ... 家陣正式拒捕你地 ... 原因係 ... 唔係是必要你講 ... ... ...

**********

左手黎右手去 - 4

到千禧年前後,又出現新 ge 左手黎右手去。

個時有樣野叫二按,係首按還左幾年之後,先要開始還。

於是,有班人係買樓頭個幾年,個個月多左筆錢出黎。

個時,哩班人無想過,幾年後要開始還二按。

於是,個班人夜夜笙歌,晚晚唱 K;無他,因為手頭鬆動。

到開始還二按,成班人頭都痕埋;個個月都要跑山。

點知道,跟住落黎大圍環境越來越差;有人減人工,有人被裁員 ... 於是 ... 破產,負資產等等名詞,不絕於耳。
附件: 您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。沒有帳號?註冊

TOP

185/54309

有野做,出篇題外話,hea 住先;sorry。

加影短片:

係小花茶餐廳,舅哥仔同字花仔被人拉左之後 ...

堅叔:咦,咁晏 ge SIMO。

SIMO:係呀,趕緊野嘛;係呢,咩事呀。

堅叔:好似係拉人,拉左兩個人;唔知話偷左 d 咩喎。

SIMO:嘩,咁精彩。

堅叔:走先啦。

SIMO:好行。

無耐 ...

SIMO:2 哥,哩便呀;走架啦。

2 哥:嘩,乜賓虛咁場面呀。

SIMO:聽講話拉左兩大個賊喎。

2 哥:咁大劑。

SIMO:聽日見。

2 哥:886。

羊哥:搭個檯。

2 哥:坐啦,唔使客氣喎。

羊哥:伙計,和尚跳海,唔該。

2 哥:嘩,頭先犀飛利羅。

羊哥:咩事呀。

2 哥:拉左兩個大賊呀。

羊哥:話蟹,咁大件事。

2 哥:聽講就係勒。

羊哥:亮姑黎左啦,過去打個招呼,下次再傾過。

2 哥:好。

亮姑:同2 哥傾咩呀,咁好傾。

羊哥:兩個大賊打劫,被人拉左呀。

兩個鐘頭後 ...

堅叔又返黎吞泡整碟蝦子雲吞 lo;阿水話佢知:小肥話 ... 先頭蝙蝠俠捉左對持械打劫銀行 ge 雌雄大盜。

JO 爺搭訕:蝙蝠俠 ... 唔係咁熟喎。

哪,各位大佬,唔好嬲呀,玩下 ja;小肥唔係串人呀。

**********

左手黎右手去 - 5

近年,有多左個新 ge 左手黎右手去。

好多人買唔起樓,又覺得儲雞碎咁多無用。

於是,買車,買錶,買袋,買奢侈品;結果,更加係左手黎右手去。

小肥好鍾意,張活游個句:積小可以成多,儲蓄可以致富。
附件: 您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。沒有帳號?註冊

TOP

186/54505

Sorry, sorry;實在太多野做。

時近年尾,老細又開始身痕,唔徙些少時間扎佢幾棍唔得。

唔係 d 辦事人唔會明 (或者唔記得) 點解花兒這樣紅。

言歸正轉,先補返前個帖。

讀書仔攪完番老闆 d 毛同聽完餅帶。

跟住就去羈留室 “的” 兩條塞豆窿出黎。

哪,哩個做法係唔跟規矩架。

一來要保密。

二來唔俾機會串供。

不過,讀書仔甲勝利衝昏了腦袋。

讀書仔乙就四個大字 - 即係 - 關人狗事。

單野唔係自己 ge;咁上心,托呀。

係接見室,讀書仔甲就話要問口供。

剛剛講話:唔係事必 ...

字花仔:之前唔係問過羅。

讀書仔甲當堂打左個突;正想開口 ...

舅哥仔突然眼睛一亮:係喎,問左又問。

點解舅哥仔咁問,小肥寫得,就梗係有原因啦。

俗語有云 - 世上無難事,只怕有心人。

小肥一直覺得,大部份 ge 專家,基本都係賣知識,普通人比較難得到 ge 知識。

好似律師,就係賣 law;佢地對法律 ge 認識同執業得返黎 ge 經驗。

而知識,基本上都可以係書本,文憲度學到。

以前難就難在唔容易接觸到有關 ge 書本同文憲。

更難係識外語 ge 人唔多。

所以,專家先值租 (所以家下,專家多如狗,博士通街走)。

唔信,你試下係街搵隻唐狗睇下呀哪;唔同你講番狗,金毛,哩 d 唔食得。

哩哪,舅哥仔就係有心人勒。

佢成日想打政府工,所以特別留意政府工需要咩資格。

全新部門,人工高,福利好,位置多;舅哥仔自必然係特別關注。

全新部門日常涉及大量同執法有關 ge 工作;舅哥仔就曾經死鋤過相關材料。

書本,文憲;大學個 “賴把了” 大把啦。

外語,舅哥仔係大學生喎。

舅哥仔添個句 “係喎,問左又問” 就係跟外國某案例而點出黎。

個案例係關於 - 份口供係唔係威迫利誘而得到 ge。

只要可能存在不合法性,就成份口供 “喎呵” 架勒。

舅哥仔準備裝彈弓勒。

“喎呵” - 六國大封相,六個丑生出場,必定嗌一聲 “喎呵”;明未。

TOP

Ok, ok; 查實小肥係掛住泡妞,同做野無太直接關係。

哩劑係今日 ge。

原來,係一眾小花街坊議論紛紛之際,兩個疑犯已經坐左係車度去緊環頭警署做登記。

係架車度,讀書仔甲就忍唔住向字花仔套料。

舅哥仔就坐係讀書仔乙跟個部車。

讀書仔甲:有咩要交待呀。

字花仔:挑。

讀書仔甲:哩單野唔係針對你地喎。

字花仔豎起隻耳仔勒;不過仍然扮無事。

讀書仔甲:更唔係針對紅雞繩。

字花仔:關舅哥仔個 ... 無野。

讀書仔甲:你唔使答,聽得勒。

字花仔 A 眼蒙望住街;B 眼射住讀書仔甲。

讀書仔甲:風光 Sir 係車頭;應份負返責任呀。

字花仔仍然扮無野:係咩。

讀書仔甲:風光 Sir ... 哈。

字花仔:風光 Sir 咩呀;風光 Sir 係車頭又點呀。

讀書仔甲:係咪得羅。

字花仔:PK,你套阿叔。

讀書仔甲 (羅疊有標誌 ge 贓款出黎):哪,係你地度搜到。

然後,讀書仔甲又 lik 番老闆 d 口供出黎,返到某幾頁:哪,篤住你地哪喎。

讀書仔甲再羅疊相出黎:哪,加上哩 d,就真係人贓並獲。

讀書仔甲繼續自說自話:行賄,唔係,告你地偷機密資料,坐梗。

字花仔:拋,繼續拋羅。

讀書仔甲:事實黎 je。

字花仔:屈打成招呀笨,SOB。

讀書仔甲 (個樣有 d mang;鬧人唔好鬧老母呀嘛):打人,哩 d 唔係幹探做 ge。

字花仔:跳你老舞啦。

讀書仔甲 (都重係忍,忍,忍 ... 得手就連你都做死埋):哪,你同舅哥仔 ...

字花仔:有幾大鑊呀;做個中間人咁大把。

讀書仔甲 (有料到,回復冷靜勒):哦,中間人。

字花仔:有幾機密呀;不個係地址,電話,屋企人;又唔係咩政府機密。

讀書仔甲:對 d 唔知 ge 人黎講,咪機密羅。

字花仔:挑。

讀書仔甲:你都大學生咯;應該知對錯。

讀書仔甲:或者,應該係話,知咩係前途羅;識點揀啦。

字花仔無再出聲。

讀書仔甲:你亦唔想三朝兩日請你伯爺上黎飲咖啡架。

字花仔:夠擔你就試下。

讀書仔甲:有咩唔夠擔;全新部門又唔係管治安。

讀書仔甲又話:你伯爺手下係出面做咩野同部門無關喎。

字花仔:唔通你夠噗放人呀。

讀書仔甲:睇下點;起碼可以俾你擔保,唔使學校知羅。

字花仔:七蚊兩個表啦;阿叔食鹽多過你食米啦。

讀書仔甲:睇下點羅。

字花仔:食塞米,你都唔夠噗放人,無野講啦,收線啦。

TOP

原來,係一眾小花街坊議論紛紛之際,兩個疑犯已經坐左係車度去緊環頭警署做登記 - 跟圖
附件: 您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。沒有帳號?註冊

TOP

189/54596

當思緒從車程中對話飄回現實 ...

讀書仔甲赫然發覺自己成個背瘠濕曬。

正式係汗流浹背,重要係冷汗。

讀書仔甲回心一想 ... 蟹,陰溝裡翻船。

只怪自己狗眼看人低,以為人地咩都唔識。

回到現實,讀書仔甲面對 ge 難題就係:重落唔落口供好。

落又死,唔落又死。

好明顯,唔落係完全唔跟規矩,漏曬招。

落,睇怕都係 - 無說話講。

但係,落,可能更大碌。

因為唔知哩條瘟神會講 d 乜。

當讀書仔甲惆悵之際,舅哥仔就係度腳印印。

睇見舅哥仔 “嚮樹” 斗 fing fing,久流流;讀書仔甲直頭紅都面晒,火都黎埋。

幾番幾思量;讀書仔甲決定 ... 落。

哩 d 叫輸人無輸陣。

何況,隔離個件未必有咁醒目。

可能,或者,有機會標到尾會,羅個尾彩呢。

於是,又係一輪巡例手續。

舅哥仔又係例牌 - 無說話講。

一問一答,都係係度曬時間。

然而,舅哥仔始終無實戰經驗。

只係識得針對敏感問題。

對三世背景,就有問必答;重承認紅雞繩係佢姐夫。

佢無為意咩係推論,咩係環境。

所以,書仔甲亦非毫無所得。

不個,好彩;係問完問題之後,舅哥仔竟然恨恨地執左讀書仔甲一 Q。

TOP

190/54707

攪左一大輪,卒之到收尾勒。

循例又係個幾句 ... 覆讀呀,補充呀,簽名呀咁。

點知,舅哥仔突然發難。

舅哥仔:有補充 ...

讀書仔甲同在場 ge 職員,路人 A 當堂四目相對,淚眼汪汪。

直頭想爆操,熱烈及親切地問候舅哥仔全家 ge 女性。

心想,你條實頭 (小肥覺得佢地一定係想咁媽叉舅哥仔)。

小肥覺得兩條友一定重會想:

- 玩左幾粒鐘,你一直都係 “無說話講”。

- 直頭夠濕到連 “等律師黎先講” 哩句都慳返。

- 一個阿蛇問到口水乾

- 一個阿蛇抄到手軟

- 重想點呀,實頭皮。

無計啦,手續係要俾人講野。

重要有文必錄。

讀書仔甲已經 “慶” 到出唔到聲。

於是,路人 A 就死死氣咁問:有咩野想講呀,舅哥仔先生。

跟住重還要有氣無力地提多次 ... 唔係是必利 ...

路人 A :sorry,應該係話 ... 唔係是必要你講 ...

路人 A 都悶到開始 - 紅蕃排隊屙殊殊勒。

舅哥仔:無,點解問完會再問 ge。

兩個讀書仔當堂傻左眼;大佬,玩人都唔好玩咁盡呀。

舅哥仔對住路人 A :點呀,兩位。

路人 A :咩點呀。

舅哥仔:點解唔寫低佢呀,兩位。

路人 A :寫你老 ...

讀書仔甲即刻起身

舅哥仔都俾佢刻嚇到縮一縮:你 ...

點知 ...

讀書仔甲:寫你老早講 d 野呀嘛,得,得;寫低佢。

寫完,舅哥仔簽埋名。

送舅哥仔入番羈留室之後。

讀書仔甲同路人 A 講:睇下讀書仔乙個邊點啦。

鞋,真晦氣。

TOP

191/54934

補一

路人 A:咪勒,你自己過去把勒。

跟住拍下個肚:做左成日,粒米都未落過肚;落街搵野咬下穩陣。

讀書仔甲:你 ...

路人 A 轉身就行人。

讀書仔甲面露不虞之色。

用佢自己先聽到 ge 聲:爛泥扶唔上壁。

... 只係識飲飲食食,遲早炒曬哩 d 轉飯鑊 ge。

讀書仔甲跟住就去搵讀書仔乙。

原來讀書仔乙都問完收工。

羅疊口供黎睇,過程都係大同小異。

分別在於字花仔差唔多有問必答;當然,只係限於背景或這無關重要資料 ge。

例如,食左飯未,識唔識阿邊個個種。

一到骨節眼,字花仔就精精靈靈唔講野。

當讀書仔甲係到盤算緊份 sue 仔文點寫。

有同事過黎話字花仔個老狀,阿銘 Sir 到左。

跟住又有人話舅哥仔 ge 屋企人到埋。

原來,返到來無耐,字花仔同舅哥仔已經打左電話俾屋企人。

讀書仔甲出去見到銘 Sir。

舅哥仔 ge 屋企人原來就係紅雞繩同個當時紅到發紫 ge 剎師爺。

補二

見到猛人,讀書仔甲當堂卸一卸。

佢連隨開口,想話拋浪頭:哩單野好嚴重,喎;無得擔 ...

點知知話口未完,剎師爺就話:無人要你擔;係嘛,阿銘。

銘 Sir:無,個客都無指示話要擔保。

剎師爺:落 charge 羅。

銘 Sir:聽朝過堂羅;橫掂今晚唔得閒,要去園遊會。

剎師爺:阿爵爺個派對呀;係就車埋你啦。

銘 Sir:好。

兩個大殺神係度交流緊。

讀書仔甲又標冷汗勒。

點解標冷汗;因為讀書仔甲手頭上 d 料一忽忽。

無錯,客觀證據,環境證供係可以鋤得死人。

但係都要 link 得埋,能夠自圓其說先得架。

自己都未踱得掂,點同阿頭講話落 charge。

就算監粗黎落到 charge;第朝點見官。

讀書仔甲於是褪一褪:問問上司先。

剎師爺:整兩杯咖啡黎先;阿銘呀 ... ...

銘 Sir:安排見見個客先啦。

剎師爺:係羅,係羅。

讀書仔甲返入房,正在頭痕。

負責監視個同事打電話匯報話 - 風光 Sir 剛剛帶左隊過大海去搜證。

個同事重話,聽聞要兩三日先返。

今日

讀書仔甲:咁蹺。

佢原先想話齊章就請風光 Sir 返黎飲咖啡。

家陣就兩頭唔到岸。

口供個邊未執好;風光 Sir 又閃左。

係咁情況下,讀書仔甲覺得留住個兩條友都無咩用。

留得一晚;第朝上庭,一樣羅到擔保。

讀書仔甲有些少忐忑;無耐都要面對現實。

出返去見到銘 Sir 同剎師爺;見到佢兩位老人家定過抬油。

唔使問阿貴,梗係見完兩個客,知讀書仔甲有幾多料係手啦。

放人啦 ... 擔保錢 ... 小問題 je。

一出到全新部門門口,剎師爺就一巴打落字花仔個頭度。

剎師爺:前世無銀掟口呀。

字花仔剛想發難,佢老竇就問:剎 sir 好大問題呀。

銘 Sir:問題唔算好大;不個俾曬背景資料,人地易查好多 je。

紅雞繩:兩位阿 sir,有咩野要留意;今晚夜船過去會同大佬講勒。

剎 sir 望下紅雞繩,無出聲。

銘 Sir 就做好做醜:唔傾得喎;一來要保密,二來怕人話串謀。

銘 Sir 跟住用眼尾稍下兩條 leeng 仔。

紅雞繩醒目勒:兩個衰仔,返去羅證件,今晚一齊去。

銘 Sir:天氣幾好喎;適合出海。

剎師爺:係羅。

係咪以為小肥又甩底呢。

TOP

寫左有半年啦 ... ... ...

TOP

191/54934

補一

路人 A:咪勒,你自己過去把勒。

跟住拍下個肚:做左成日,粒米都未落過肚;落街 ...
咱是陳小肥 發表於 2014-1-13 22:08


上文 "不虞之色" 係小肥用錯成語.  應該係 - 不豫之色, 才對

TOP

194/55057

哪,真係作架 ja,咪個當係真呀哪。

就係同一晚 ... 大海 ge 另一邊。

某酒店房堶情C

風光 Sir:湛哥,你返轉頭啦。

湛哥:風光,唔係俾條路阿叔行下都唔得 “牙”。

風光 Sir:湛哥,財不入急門呀。

湛哥:鞋,誓估唔到臨老唔過得世。

風光 Sir:湛哥,家陣全新部門要做你,出面 d 人又 gap 到實。

湛哥:係想搏筆錢著草 je。

風光 Sir:湛哥,唔好搏勒;當你搏到幾盤水,又使得幾耐。

湛哥:係唔甘心呀嘛,咁多年黎,阿叔唔敢話自己係好人 ...

風光 Sir:阿叔 ...

風光 Sir 本來想話 - 你係好人,真係幫過唔小人。

但回心一想;鞋,世態炎涼,湛哥家陣好似發瘋,係人都避左佢。

當堂收口;費事係傷口撒鹽咩。

哩哩哩哪,湛哥就係前文提過 ge 兩面都做緊野個涉案紀律部隊勒。

湛哥:起碼,阿叔都叫頂天立地。

風光 Sir:阿叔 ...

湛哥:點呀,風光 Sir 又想立功呀。

風光 Sir 發顛勒:湛哥,你醒下好唔好;超也麼。

湛哥:咩呀。

風光 Sir:要截你唔使自己過黎啦;安能夠 ... 咁講野,你都係當差架。

風光 Sir 隻馬行過黎:阿 Sir 紅雞繩到左。

風光 Sir:係怕你做傻事 ja;你袋入面 jun 安眠藥用黎煲醋呀。

湛哥:你跟蹤阿叔呀。

風光 Sir 顛到上腦勒:durable,牛皮燈籠,你聽就聽,唔聽就把舊酒,

唔好話做細 ge 頂 Q 你,

哪,係講一次。

湛哥呆左。

風光 Sir:你單野,全新部門做硬你 ge。

TOP

195/55170

風光 Sir 繼續小:你一走,佢地實拆天,

... 出 warrant,出 interpol,查督撐,你走得去邊,

... 過臺灣,唔好玩啦,人地收砣地收到你笑 ... 掉,

... 你 me 住條炮仔幾廿年,走出去,你識做乜呀,阿叔 ... 掉這星,

... 今日過黎,因為收到風,知道全新部門用你單野黎做細佬 ... 掉那星,

... 所以,佢地無可能會放你 ge ... 掉這麼,

... 自己伙計,唔使講勒,眼見人情冷暖 ... 掉那麼,

... 患難相扶,細佬話長貧難顧呀 ... 掉 ... 掉 ... 掉 ... 越掉越大聲。

畢竟,風光都係一個有血有肉 ge 人,績績埋埋 d 冤氣,始終要宣洩。

湛哥首當其衝;當然,佢唔熟性,生人唔生腦亦抵鬧。

湛哥: ... 

風光 Sir 跟住語重心長:何況,真係衰左,又要受幾耐呀,

... 細佬要面對 ge 係成個部門呀,阿叔。

湛哥:真係唔衰得嘛。

風光 Sir 又滾勒:你露眉,你真係重要 “糴” 路 ge;幾盤水,開聲就得勒,

... sorry,阿叔。

湛哥返專頭擔心風光 Sir 勒:咩事咁大鑊呀。

風光 Sir:你問紅雞繩啦。

紅雞繩:係呀,湛叔,聽阿 Sir 講啦。

風光 Sir (重有些少燥狂):你阿爺,叫你講,你就叫大佬講。

紅雞繩:sorry,sir。

風光 Sir:講野啦。

紅雞繩:湛叔,件事係咁 ... ...

風光 Sir 一路聽住紅雞繩講故,一路想返起較早時間個電話。

對面:喂,風光 Sir 呀,唔該。

風光 Sir:邊位。

對面:阿 A 。

風光 Sir:咩事。

對面:有人要棟你。

風光 Sir:咩料。

對面:咁咁咁 ... 然後咁咁咁;問紅雞繩知前面發咩事。

風光 Sir:你唔會有麻煩呀嘛。

對面:無,無人知。

風光 Sir:自己執生啦;阿 Sir 知你睇唔慣哩便 d 伙計 ge 做法,先轉飯鑊 ...

對面:明架啦,邊個係好人,邊個係衰人小弟知。

風光 Sir:多謝,大家心照。

對面:唔好講 d 衰野啦。

紅雞繩:湛叔,比起你煲野係咪大件好多呢。

湛哥:艸。

小肥註:艸,好似寫緊劇本。

TOP

196/55427

補一

當眾人係度研究緊有幾大煲,

當湛叔越聽越驚青;直頭聽到成吉思汗打仔,

當兩條花 leng;舅哥仔同字花仔偷緊風光 Sir d 煙,

當風光 Sir 咬住駱駝個嘴,望住窗外扮憂鬱 .... ... ...

“咯” “咯” “咯” ... 竟然有人敲門喎。

其中一個老雜就去應門:咩事。

門外:風光。

個老雜轉頭望住風光 Sir:阿 Sir;點呀。

風光 Sir:怕咩,開啦。

打開門,出面有條半禿 ge 肥矮佬企係度,

手羅住罐“加力”,嘴擔住個支都係“加力”。

肥矮佬:掉那 thing;係得馬交重有“加力”賣。

成班老雜傻左咁望住肥矮佬 ... 無野呀嘛,哩條友。

係喎,做得雜差,耳濡目染;或者職業需要,九成九都有個樣睇,

個樣絕對唔係和善個隻。

你又肥又矮,重係單拖拍門,係度也文也無,真係膽生毛呀。

風光 Sir 已經皺起眉頭。

點知,跟住落黎,條肥矮佬重灑家:蝦,風光 Sir 即係風光 Sir,

PK 都 PK 得風光 ge,

真係睇你 PK 都係一種享受。

一聽,得了,班雜差梗係當堂屎都滾埋;mang 槍 ... 咦,無 ge,係喎,過左江喎。

於是 ...

... 真係唔打你都話阿 Sir 懶 ...

... 忍屎忍尿好過忍你 ...

... 你老母湊 ... 大你 ... 真係好辛苦 ...

風光 Sir 突然爆左句:剎頭。

跟住成班雜差起哄:係羅,殺佢個頭啦。

準備撲埋去打佢鑊金鼎銀鼎。

TOP

補二

風光 Sir 跟住話:你老婆唔俾你再食煙喎。

一聽到“老婆”兩個字,肥矮佬當堂萎左。

湛叔同紅雞繩,舅哥仔,字花仔一齊嗌:剎 Sir (剎師爺)。

湛叔:剎 Sir,你黎左就好羅。

剎 Sir:阿湛,你成世人都係不知所謂。

湛叔又係個句:咩呀。

剎 Sir:貪你唔敢,廉你做唔到;咪兩頭唔到岸,輸埋 d 孤寒錢。

湛叔:人地保守呀嘛。

剎 Sir:挑,畏首畏尾,贏粒糖,輸間廠。

風光 Sir 同班伙計講:你地小見識勒,剎頭係當紅大師爺,

近年好小做環頭 case 架勒。

剎師爺:重係你地阿頭由細玩到大 ge 書友仔。

風光 Sir:你玩阿 sir 多 d。

剎師爺:鬼叫你唔夠剎 Sir 抽呀。

成班雜差:剎 Sir,咩搵 d 細 ge 黎玩呀。

剎師爺:有咩好玩呀,你地有 ge 剎 Sir 都有。

風光 Sir 笑笑口:你班傻仔想打剎頭,佢係泰國住過幾年,

當年羅過幾府拳王腰帶架,傻仔。

風光 Sir 繼續笑:好彩,係好耐之前 ge 勒。

剎師爺:肚餓啦,去龍記食金華玉樹雞羅。

見舅哥仔同字花仔擔住支煙,剎師爺:試下阿叔哩罐啦,好野黎架。
附件: 您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。沒有帳號?註冊

TOP

198/55527

食緊金華玉樹雞個時,剎師爺同班老雜講:你辦散仔食完飯好返過去啦下。

班老雜重矣矣娥娥,想留底玩兩手。

剎師爺就話:唔使做呀。

班友當堂收爹。

剎師爺重話:重有哩兩條青頭仔同紅雞繩都那那聲返去。

咬住個雞羅有,剎師爺殺到湛叔個邊勒:你都返去啦,唔好係度磨爛蓆哪。

湛叔又係個句:咩呀。

剎師爺:你今晚自殺不遂,返過去之後睇急症啦。

湛叔都重係個句:咩呀。

剎師爺:要 “咩” 就搵你老母 “咩”。

湛叔都重係:咩呀 (直頭係五行欠小)。

剎師爺:有個壞消息。

哩次成檯人一齊:咩呀。

剎師爺:刁,癡癡呆呆坐埋一檯。

跟住就話勒:今日阿湛想自殺。

成檯人一齊:哦。

剎師爺:風光為左救佢,跌左落海。

成檯人又一齊:哦。

剎師爺:結果被紅彈魚條鰭插到,發炎。

成檯人再一齊:哦。

剎師爺:騎馬過海,餓就叫多兩樣野啦。

字花仔傻更更問:插到邊度。

無人理佢,個個掛住食。

風光 Sir:剎 Sir 請到,伙計,黎個鮑片,加個紅燒班翅。

剎師爺兜野就拍落風光 Sir 個頭度:無離貴格,係都叫生扣龍躉皮啦。

風光 Sir:驚佢無發定呀嘛。

班散仔當堂起返曬頭,因為,佢地從未見過風光 Sir 咁風騷。

因為,佢地知道風光 Sir ge 信心返番黎。

個晚,係南灣堤壩,有兩條友,一人一支軒仔,傾偈傾天光。
附件: 您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。沒有帳號?註冊

TOP
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