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發帖

老餅話當年 - 繼續老餅話當年

係老八最後一期講到:

2012-12-30

講返出錢合夥人。唔好以為你成為老闆就定過抬炸彈。

公司任何人有錯,合夥人都要負責,重要上身。老細,無籃用,要買啦。還有 … 兵變點呀,做唔切點呀 … me 啦老細 … 到時真係想到腦細。

個個月要跑數,裁員要出聲;年頭要跑稅,年尾要跑保險,兩年跑一次加租。

重要租倉擺 D 做完左的檔案。

朝朝起身就要預備幫 D 客同人開片,返到公司就要面對班客 D 煩惱。

日日如事,收得錢,開得 file,就無得退縮,唔可以做做下話唔做。

生意好,既驚做多錯多,更驚做唔切 me 鑊 (唔使講多,家陣 400-600K 一個車位,成交遲左一分鐘,俾人殺一單訂四皮,做幾多單物業買賣先補得返),又要驚夥計扭計,跳槽。

生意唔好,去邊度搵。

就好似古代某財子所講 … 你生仔 … … … 唔好亂估,係你生仔易過我作詩。
生仔,你肚堶惘陶f;作詩,我心懷幽壑,卻胸無點墨;石頭係鑽唔到血出黎架。

生意好唔好,都要盡量維持住個基本班底。夥計,有 D 就一言九頂,有 D 就四方木;好夥計,就可遇不可求;重可能,轉頭就俾人撬走。

埋齋,講多個故仔。

有晚,撞到個做律師 ge 朋友,佢係做野認真,肯落心機之人。

佢好開心咁話俾小肥聽,有單刑事上訴,個犯話知道佢做得好,夠仔細,跟得足,服務態度又好。

死都要法援將件案派俾佢做。

個犯自己寫的初步上訴理由係佢原審個律師無做足野。

小肥話咁咪好羅,天道酬勤。

不過,佢話,有些少技術問題。咩呀,小肥問。

個律師話 … 我係原審代表個犯 ge 律師。

小肥:咦咿,屈原折箭又折箭,屈完可以再屈喎。

你咪有機會做埋終審。

上訴理由 – 好多人都係用 “律師乜乜物物” 為上訴理由。

有 D 係真 ge,有 D 係陰功架。

講開屈人的故事,再講多幾個。

記唔記得當年電視劇 “上海灘”,許文強落難香港,食野無錢俾,留低支金筆做抵押話轉頭贖返。點知返頭之時金筆變膠筆個故事。

現在就講文明同公道,以前 D 當舖,就算你當幾貴重,新淨,都係寫 – “破銅難鐵”,“舊衫舊棉被”。

家陣都有類似的程式,不過更加文明進步,叫哩 D 做 disclaimer 或者豁免條款。

廿幾卅年前,小肥有個藝術家朋友,英文名 Patrick,中文名就叫柏漆。

柏漆去左個周圍都係沙漠同石油的地方做廣告公司的藝術總監,三年又三年,最後佢話頂唔緊,情願返香港捱騾仔。

佢話係個邊係搵到錢,不過完全唔敢有些少行差踏錯,因為當地法律同習俗相當嚴厲而 D 教長又好大權。

佢的起心肝走投係因為佢辦同事賴左野。

話說,柏漆有四個好鍾意食蘿蔔的同事,四條癡漢係沙漠石油國度搵錢,但係搵唔到食。本來公司都好識做,每三幾個月就包隻艇俾 D 單身寡佬出公海合肥。

幾位蘿蔔愛好者唔知係餓得滯定係想搵刺激,又或者係天意;竟然搵到個飛來飛去的同鄉女仔同佢地援交。

嘩,一對四,直情係東熱情節,尾隨癡漢情意結,禁忌派對,返到鄉下重唔有排講。

正當五條肉蟲係間高級酒店入面也媽爹,玩緊龜甲之際,酒店房門突然俾人撞開,四五個穿著黑袍,黑褲,黑頭巾的男人衝左入來,其中兩位重係腰纏彎刀 ge 護法。

四位鷹哥當堂目定口呆,個女仔就不竟係跑慣江湖,講聲輸咩阿媽醒之後,即刻嗌 “拿衣袍 即係 強姦”。

柏漆佢講:後來聽人講話做援交的女仔要俾石頭掟死,強姦犯就要唔知斬 D 咩。驚起上來,咪那臨返歸羅。

柏漆話,雖然日日做到無停手,但總有攤 tau ge 時候;又話飽暖思淫慾,單身寡佬豆,漂洋在外,好易做錯野。

講下屈,又講下騙。

1

評分人數

  • 綿羊

本帖最後由 咱是陳小肥 於 2013-7-17 13:28 編輯

玩得返醃, 無咁衰仔, 執多劑 … … …

提多句, 吹水 je; like 就睇下, 唔 alright 就藐下.  唔好上心, 唔好勞氣.  似曾相識, 就當懷下舊.  覺得離譜, 就當睇玄幻.

繼續水青哥的故事 … 小肥識水青哥之時,佢已經從整餅師傅的崗位退下來。老闆照顧夥計,水青哥又唔鐘意遊手好閒,所以,水青哥就係餅家做門市。

佢退休之後,小肥私下跟過水青哥學過藝 (不過唔係學徒又唔係打工) ,純係學炒下蓮蓉同用兩支竹卷下蛋捲。

某年中秋,小肥幫水青哥裝月餅 (個時的名貴包裝重係用紙盒加玻璃面),送水杯,豬籠,紅色膠金魚。

一路做,一路嗲 (食,唔好玩啦,成千上萬個月餅,睇見都唔會想食啦),即係從餅盤度羅 D 餅入盒。D 餅趕住落船外銷。

水青哥講完刀割喉嚨之後,又話佢後生好為食,又貪小便宜。

有晚收工,返家途中,突然被人叫住 – 叔台,有筍野,然後招引佢埋牆角。

叔台,平燒鴨,要唔要。因為無街燈,路面比較暗;水青哥隱約見個人一隻手抱住一舊用新聞紙包住的東西,另一隻手係件野度拉條燒鴨頸連頭出來。

阿哥,頭先鼠返來,要就讓過你。

卒之,水青哥好平買左只鴨。

個神秘人就雞咁腳走左。

買左賊贓,水青哥亦雞咁腳走回家,佢又特別驚青。點知,返到屋企,打開張新聞紙一睇 … 唔係呀嘛,竟然系一舊欖形的木頭。不過,個鴨頭同鴨頸

係真 ge。

插兩句題外話;有無人記得嘗新的生扣龍躉皮,英京的陳皮鴨,四五六的清水大蟹,龍記的金華玉樹雞,同大三元的蒜子瑤柱甫。

講起瑤柱,記得有段時間出現過螺片扮鮑魚,魚唇扮花膠,豬皮扮燕窩的案件。其實有幾單重羅膽,不個無咩人提。有 D 涉及鋪頭入錯冒牌包包,充頭罐頭或者假罐頭鮑魚。

其實,當時黎講,有 D 罐頭未必係假,只不個係內銷同外銷條生產線唔同,罐頭包裝可能因此有些小出入。家陣唔同, 而家係講入線。

然而,內銷同外銷的品質與及規格,仍然可能會有不同。

TOP

執藥 – 小肥識得一個靚 C9,佢話有次,行開街,去到一間裝修華麗的藥材舖。

諗住入去打個白鴿轉。行下行下,突然有個後生仔售貨員埋來招乎佢。

個售貨員嘴頭十足,又見識廣博,好快就執到重點,知道靚 C9 有兩個錢,又知靚 C9 好緊張佢老公。

於是就向靚C9 推薦一服補藥 (燻個類野) 俾佢老公試下,話咩清熱解毒,舒筋活血,有病醫病,無病防身;又話點好點好,價錢相對又唔算貴 (有麝香,蟲草之類貴價藥,當時重未係咁興蟲草,麝香就基本無咩人用)。

個售貨員話見 D 客用完一個療程,就當堂見效。

跟住又講下自己點努力向上,可惜家境問題,勤工儉學,一人吃飽,全家無憂,窮到除左錢就咩都無。

接返又吹下劑藥,跟住又話有緣,醒包蜜糖山渣餅俾阿大姐。

靚 C9 係識貨之人,用開上野,見價錢 OK,就話試下啦。

跟住繼續行下睇下。

到埋單,換左個死老野過來,盛惠七千五呀,太太。

靚 C9 當堂呆左 …

靚 C9 當堂呆左,唔係五百咩。

係呀,一劑五百,一個療程十五日咪七千五羅。

重送蜜糖山渣餅添。

唔係喎,我要一劑試下先喳喎。

你唔早講,呢 D 藥係一個療程,一個療程咁執。

家陣 D 藥材都囅碎曬,分好曬咯,點分返開呀,太太,我地打工 ge,好難做架。

後來,靚 C9 怕老公知道,唔敢帶返屋企,就成 lot 野俾左小肥;小肥晚刻係屋外面燒野食或者打邊爐 (唔好插,山邊地方,有時夏尾秋頭都重有蚊架) 之時,用來當蚊香用,發覺真係有 D 用,用左真係無咁多蚊,唔知真係有麝香定係 D 艾草起作用。

TOP

平民夜總會,有野賣,有野食,有野聽,有野睇就好多人都知。其實,平民夜總會重有野學。

有段時間,小肥同班豬朋狗友,好鍾意落某平民夜總會;劃鬼腳請食飯,聽下野,睇下野,唔覺唔覺又一晚。好彩個晚,可能斗零都唔使俾就玩足一晚。

班豬朋狗友堶情A有幾件係做算命,睇相;其中有一兩個重係江相高手。高手媄鉿陪茤韟挴Y,都算有名有姓,據講佢批命係真有一手。

不過佢只係幫客睇,唔幫死黨睇,佢話做得老朋,就唔出得術,唔出術,就漏天機,無著數,做唔過。

於老頭係火麒麟,係某平民夜總會浦好多年,算係佗地兼資深帶街。

話說,有晚,睇完戲還早,成班友遁落某平民夜總會,諗住謀殺下時間等夜 D 推野 (天地人鵝梅個隻)。

落到夜總會,有人大聲大氣係講野,隱約聽到咩 … 賭錢 … 輸死你呀細佬 … 老千 … 要乜有乜 … 諸如此類。

小肥奇怪,咦,有傳道人過左來開壇呀。

於老頭:跟住學野啦。

TOP

埋到人堆,見到一條大漢傍住一個猴形靚仔阿伯;呢那,就係個靚仔阿伯係度嚮勒。

靚仔阿伯:要咩有咩,你地想見咩牌呀,夫佬,四條煙或者黃拋奇,想唔想。

班觀眾無人答嗲,等左一陣,有個四眼仔剛想開口,於老頭立即搶住話:一條青龍,我要倒牌。

靚仔阿伯:我切,踩場係嗎,阿叔。

跟住又話,好彩我地呢 D 真金就唔怕紅爐火,叔台,倒牌啦。

睇野呀那。各位街坊,一條青龍 … 佢就開條大龍出來。

然後,靚仔阿伯又話 – 今日初到貴境 … 省去五分鐘演詞;各位街坊,有興趣學防千術,就每位五個銀錢,學左唔好用來出千搵食呀,限額十人。

於是,成班人湧埋去報名,包括靚仔阿伯同小肥,重有一個,一睇就知剛剛師傅上左身眼都紅曬 ge 哥仔。

小肥有 D 奇怪,於老頭收左小肥五雞屎,但好似無俾過錢靚仔阿伯 (一係就欺詐,唔係就托水龍或者食夾棍;會唔會係破壞誠信呢)。

各位老細,呢度唔方便,請跟我過一過個邊。

於是,小肥無再想學費 ge 問題。

於老頭突然同小肥講,一陣有咩事,唔使驚,慢慢散就得架勒。

小肥實在無摸不著頭腦,學野 je,有咩事呀。

TOP

成班人去到一棟唐樓的樓梯底,靚仔阿伯就教大家點樣砌條青龍出來 (其實係好笨的方法,所以只可以倒牌,唔可以洗亂)。

不過,又真係教左野喎。

好勒,家陣教第二招 … 紅眼哥仔突然發羊吊,口水鼻涕一齊來,向天仰臥,四肢抽搐。靚仔阿伯即刻結兩個手印,然後合指一算,然後話,麻 X 煩,條友仔撞野,賭就最邪架啦,明知自己時運低,就唔好撞埋來,害人害己,醫返都曬藥費羅。

唔知會唔會上第個身添喎。

嘩,霎時間雞飛狗酒,契弟走得麼。

剩返五個人係度。

靚仔阿伯突然間話,唔該曬於哥,下次飲茶,我 ge (past consideration 定 gift)。起身收工啦,道友成 (employment 定 partnership)。

頂,個時一個飯盒都係兩個半喳。串謀行騙呀,妖。

TOP

當年係老八, 小肥寫過幾個鬼故; 例如, 小肥阿叔係鏡湖玩自嚇個煲.  D 大學鬼故, 甚麼荷花池女鬼呀, 後山辮子姑娘呀, 大大話話都傳左幾十年, 講左百九幾次.

又有個鬼故啦.  話說, 香港地有幾大呀, 中大同沙田, 行路都係行個兩粒靚鐘 (唔好拗, 小肥行過).  中大同沙田中間有個山 (好似叫道風山, 唔係好肯定).

卅幾四十年前, 有幾個大仙, 諗話泡妞, 就約埋幾個新學妹上道風山踏下青.  

於是一路行, 就一路溝 … … … 通.  行下入 d, 又行下上 d – 係行, 唔個係摸, 唔著亂估.

咦, 點解有間石屋係度 gam 宜人 ge; 入去羅杯水飲下都好喎.

咯咯咯, 無人應門 ge.  再咯咯咯, 都係無人應門.  死蠢, 有門鐘都唔用.  練練, 練練, 都係無人應門 ge.

有個窗喎, 個去裝裝啦.

咦, 入面 gam 暗 ge; 有人打緊牌喎.  話蟹, 一個大三元扛曬做緊十八羅漢, 兩個清一色九張落地.  唔怪得練練都唔應啦.

幾個材俊不自然就比個牌局吸引住.

突然, 無開牌個家 “拍” 一聲開左隻牌, 然後話: 自摸紅中, 十三么.

有條友話: 邪呀, 有咩邪得過賭呢.

TOP

其中一個大仙就話: 嘩, 奇牌呀.  另一個就話, gam 都食到真係本事.  其中一個美女就話: 大牌食絕章呀嗎.  跟住, 成班人一齊 “嘩” … 絕章呀.

然後, 背住幾個材俊個位牌友擰轉面望 … … … 成班人即刻又一齊 “嘩 … 走呀”.  其實, 唔應該話係擰轉面望, 應該係話, 擰轉個頭用塊面對住佢地.  之後, 成班人三緘其口, 提都唔敢提.

之後, 其中一個大仙係飲大左 ge 情況下, 同人講左單野出黎.

又蹺喎, 言者無心, 聽者有意; 聽班人堶惘陷X件又想一探究竟.  係爆響口大仙處羅到詳細資料, 地步.  係某個風和日麗 ge 艷陽天, 四條加爛豆, 帶齊架生, 上埋萬佛寺, 估話想一探究竟.  點知, 由天光行到黃昏, 由大學炒到沙田再行返轉頭, ja 住張手繪地圖, 都係搵唔返個條上山 ge 小路.

行到日落, 四條加爛豆突然覺得天氣好似轉涼, 開始拗底; 最後都係覺得返落大圍食乳鴿好似穩陣 d.

那, 哩件絕對唔係真人真事, 千祈唔好當真呀.

TOP

睇電視,見到有個政府宣傳片,由一位前文雀出來現身說法,教人點樣防止俾人打荷包。

我就想起雞仔老爸同過小肥講:人唔貪心,唔好奇,老撇 (即是騙子俗稱老千) 就無運行。就好似以前阿步雲叔講佢幫 “布魯士。 李” 起個藝名叫小龍的起因 (太多人知,不再覆述了)。

雞仔老爸重有個阿哥,兩兄弟係孤兒,從細由佢地死鬼老竇的拜把子兄弟養大;即係兩兄弟的義父。阿義父做過山賊,當過兵,又撈過近身保鑣;一身好武藝傳曬俾兩個義子。

義父過身後,兩兄弟後來流落香港。

雞仔老爸兩兄弟身無長物,唯有兩兄弟拍檔出來跑江湖,後來行老正 (即係做老千),專設天仙局。

因為係孤兒仔,所以無組織,只係每次埋堆先搵人,無話分甚麼師爸呀;正,提,反,脫 等千門八將如此正規。

雞仔老爸又話,做老撇,應該係重計不重睹;不過佢地無師自通,只係下九流手法,持住打得,監粗黎。

人地問佢邊個社團,佢會答你 “合作社”。

TOP

自持一身武藝 (大哥呢,小肥就唔知,雞仔老爸,小肥就見過佢用手捏爆支衣裳竹,兩隻手指捏爆合桃,將支 Q 當鼠尾棍耍曬成套行者棍)。

得手就得手,失手就打人,走投。

都算係好彩,一直都未有出大事。點知 …

人在河邊走,那能 …。

直到後來,有一個天仙局,佢地搵左個交際花做十口扮風流小寡婦 (即係用來勾引大爺個位美女 (十口應該係出自 “古井” 個古字),想昆 (好耐以前的講法 = 騙) 個第度返來的大爺。

藉口幫個寡婦開睹局,話呃返佢細叔霸左的身家。

點知,個位大爺斯斯文文,原來正職係大天二。

輸左錢之後,發 “瑯癘” ,講唔夠兩句,maang 支蓮花托 (左輪手槍) 出來,對住阿大哥,連打兩槍,跟住,一個屈尾十,走左。

一槍打碎菠蘿蓋,一槍打中小奄。

TOP

個鑊好大纜,真個大纜鑊。醫左幾年,阿大哥雖然話係保住條命;但,死又唔死得,好又好唔返。落得個終生殘廢,鬱鬱而終。唔好話打拳;扎馬,都係得返一千零一種 … 單蹄吊馬。

當時,無工傷,就算有,佢都係自顧人士。無強積金。更無保險,有都無公司受啦,高危職業,牙煙過做特技呀。

睇怕亦唔敢追人身傷害賠償。追贏左的錢,因為係賭注,有例話明無得追。唯有靠雞仔老爸贍養 (無用錯字眼,國內係叫贍養親人)。

雞仔老爸都叫做有多少積蓄,雞仔又剛剛出世;於是便轉行。

初頭,以為可以靠教拳為生;但係,又唔知個招牌點寫。佢都唔知自己甚麼門派。又唔識人。

其實,雞仔老爸試過下 “開館” 教人,點知頭個一堂,開完筋骨 (正式叫練筋開骨或者叫改力,日本個邊係叫調教,鬆展返筋骨同訓練筋骨適應運力的方式),講過下用手指解麻繩結 (用來煉指力);唯一個兩件學神,玩左一堂,就痛到唔敢再返;開館一事,自然不了了之。

雞仔就唔好彩,細細個就俾佢老竇舞。咩扎馬呀,拉筋呀,托塔呀 … … … 犀飛利過當年 d 諧趣功夫片呀。

無計啦,成 “慘” 牙食飯,有大有細,有粗有幼。  之後,雞仔老爸做過睇場,做過字花 (佢話阿小龍哥過埠之前,爭落佢幾個銀錢字花攬,一直未俾過),搬運 (後來撈埋咕喱頭)。

TOP

後來,水兵生意生意好做,又無需勞氣,烚氣;佢轉行 ja 白牌車 (為左做水兵生意,扯埋皮條 (哩,蘇絲黃呢),後來竟然俾佢學識英文)。

到白牌車被取締,“九人灣” 當道,唔知點解,佢唔轉做的士,反而做左係飯店撈後鑊。

Ja 白牌車開始,雞仔老爸就學識左打檯波,因為,好多時間,又近灣佬區。

棍哩家野,佢熟,所以好快上手。於是開始兼職 “dam 雞”。Dam 下 dam 下,做埋波樓 marker。

曾經回過一帖,提過下收購中古物業,小肥寫:收購就麻煩 D,所謂檔人財路,猶如殺人父母。

TOP

本帖最後由 咱是陳小肥 於 2013-7-30 23:46 編輯

唔使搵勒;個帖係某壇某帖,花仔搵唔到 ge.  哩個係小肥疏忽,sorry 羅。

人地收樓,你賣樓適當的爭取,扮下鷓鴣,低調小小,然後搏高些少,天公地道。

收購辦人都係打工,出來行都係搵食,有灣轉,基本問題唔係太大。

所以,通常係開個還可以的盤口,傾唔點先拆遷隊上。

因此,正路係先會有收購的跡象。

當年飛哥紮左無耐,泊到個好碼頭,有老細判左煲收樓俾過佢。

當時,重未興大規模收購或者收好成件賣俾老細。老細係細發展商,半炒半起,諗住收返黎就邊射邊走,有大佬要就放個差價。

有傻仔就拍住上,玩死魚過刀,過水濕腳。

兩瓣都無,就自己起賺 d 辛苦錢。

隱約記得好似係對一梯兩伙 ge 唐樓。當年唔係 “湯” 房;係板間房同三層 “碌架” 床。一屋九伙廿人行個隻。

TOP

話說,有日黃昏,飛哥打俾小肥問食左飯未,未就一齊,佢請,去大三元。

話蟹,大三元喎,小肥自不然就食左都話未食啦。

去到大三元,開埋飯,食緊個蒜子扣江瑤柱,飛哥問:食完飯,有無地方去。

小肥當堂打個突,心堶惇藒M出現兩個字 - 賴野 (都話光棍佬教仔架啦);即刻話:要返屋企食飯,屋企好似留左飯。

飛哥即刻啤住;然後話,食完飯倍我過海做 D 野。

過海,無帶回港證喎。小肥講完,飛哥即刻回嘴,過九龍,帶對腳得勒,唔是過馬交喎。

食完飯,跟飛哥返寫字樓羅左個紅色太空 gib。

知唔知咩係太空 gib,成個連埋把手啤出來,有對銀色扣。重好易拍埋,拍到手 ge。

小肥恨左好耐,都唔捨得賣,一直都係用緊 D 好易爆的航空袋 (唔知咩係航空袋,妖,你都無童年 ge)。

跟住過海。去到目的地;飛哥帶小肥入左一條無咩街燈的街。

咦,做咩愛做 ge 野呢。

TOP

跟住上左去一棟唐樓,一梯兩夥,行到竅下竅下個,隻義大利批蕩,層與層之間有幾條石通花個種。

上到某一單位,飛哥拍門 (有練個喎,點解唔練練佢呢,鬼馬啦)。

拍左好實耐 (度門真係好實,實心個實),有個著住背心,牛頭褲的阿伯 (高高瘦瘦勁似華南影帝阿哥) 應門兼係個窗仔度裝出黎。

Leng 仔,又返頭呀,走把啦,阿叔,無野好同你講呀。半夜三更。拍門拍到嘈喧巴閉,你係董輝呀。

唔係哩,泉哥 (即管叫佢泉哥啦,費事諗,咁多年,好難記),俾我入來先啦,我帶住幾十粒,夜媽媽係街,好危險架。

阿泉哥話:超,你危險關我咩事;幾十粒,膽石呀。跟住竟然開門喎。

後來,據阿飛哥講,泉哥係老學究,自命天謫仙人,好攬清高,靠賣佢 D 畫作為生 (即係老尖賣俾遊客批量生產個 D),係畫匠。

不過,算係高手,阿泉哥國畫,西洋畫都掂;每日生產數幅名畫,所以衣食無憂。嫖賭飲蕩吹,泉哥話哩 D 叫風流喎。

入屋之後,阿泉哥話:細佬,你成日滾搞住,好唔熟性喎。話左唔賣架啦,我住得他條,收租都夠食過世啦。

飛哥話:唔係哩,你老人家,唔應該住 D 敢舊 GE 地方。

泉哥:I like it,你吹得我脹呀;無野,好走啦。小肥心話,open door,see mountain 添;好野,收工,打冷。


飛哥話:泉哥,你當幫下我地 D 後生啦。

泉哥:幫左你啦,成日俾你入屋,上次你話入過屋就得格;搵個地產佬來,門都唔實應佢呀。世侄,你走把啦。

小肥心又想,so many people die,why don’t you die,當年阿源老師教哩句 NGAAM 用啦掛。

飛哥話:唔係呢,搞唔點,要炒架。

泉哥:好走羅喎。

上唔到圖,送篇題外話

原來鹹瘦肉加鹹蛋煮蜆殼粉同蝴蝶粉 (因為蝴蝶粉唔夠) 再加青豆,粟米,甘筍粒都幾好食;連鹽同味精都慳返,$10 料左右。

瘦肉 HK$12 一開三,一份留黎晚黑煲鹹蛋瘦肉粥,一份留黎滾芥菜湯或者蒸炸菜 = HK$4
鹹蛋 HK$3一開二,一份留黎煲粥 = HK$1.5
蜆殼粉同蝴蝶粉 HK$10 一開四 = HK$2.5
青豆,粟米,甘筍粒HK$3。5 一開三,一份留黎煲粥,一份未想到留黎做咩 (不過雪得) = HK$1.2

呀,重加左兩三塊芥菜 ($10 兩兜,一兜兩舊個隻) = HK$1

= HK$ 4 + 1.5 + 2.5 + 1.2 + 1 = HK$10.20

TOP

唔係呢,泉哥,老細話俾足兩成訂,你睇下,錢都帶埋來;小肥,開箱。

嘩,原來個太空 GIB,全部係銀紙 (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,sorry monkey 大肚臍,係 money mountain money sea )。

小肥慣左,好順口就唱:昇官發財,開棺,凡年十五十六,生於五三五四,屬牛屬馬就 … 呀,唔係,開箱,都唔係,開 … GIB (係讀 Andy Gibb 個 Gibb 重要拉個高音,sorry,家下先記得提),跟住落黎,嘩,直頭係 … … … 自己睇啦:

泉 – 有錢大曬呀。表情就係 - 對眼望下 D 錢,然後啤住飛哥。

飛 – 唔 …。

泉 – 唔咩呀唔,好 X 煩呀你。跟住對眼又望返住 D 錢。

飛 – 唔 … 唔係呢 …。

泉 – 挑。對眼繼續望住 D 錢,嘴唇開始有水光。小肥心想:金錢的奴隸;我想做奴隸呀,D 錢係小肥 ge 就好勒。

泉 – 收返埋佢,D 人有幾個臭錢,就利用你呢 D 後生 (咦,針對性改變左 ge;呀,時間可以改變一切,個左半粒鐘,年紀左,思想成熟左 … 時間果然可以改變一切)。

更住 - 你 D後生 ge 又係,夜媽媽,帶咁多錢出街,重同埋 D 唔三唔四 ge 人一齊 (一隻眼繼續望住 d 錢,另一隻就 … 肥仔,話你呀,做咩係處眼碌碌望住 D 錢呀)。

無呀,搵緊牙簽。

泉 – 你褲襠咪有兜羅,搵牙簽。但係,泉哥就唔知想點,對眼繼續望住 D 錢,塊面開始有些少紅粉緋緋。

TOP

本帖最後由 咱是陳小肥 於 2013-8-4 01:03 編輯

插句嘴,打個渾,曾經係第個壇第個貼度講話 (亦有人講過):出黎行預左要還,但係裝彈弓拉我落 “乙水 即係 taam”,我條氣就唔順 ... 呢句野。

聽講話,係好多年前,有幾位移左民 ge 車頭講 ge 。

重有聽聞,老廉成立之初,收料 ge 方法之一係扮的士司機,然後係的士裝錄音機。那,講係咁講,傳係咁傳,真定假,自己諗啦。

返回正題 …

飛 – 打工好艱難架,泉哥。小肥重想緊,D 江瑤柱黐牙,真係有無牙簽呢;找找。

泉 – 係,搵錢,呀,唔係,搵食係好艱難;望下飛哥,又繼續望住箱錢,開始羅煙勒。註:唔好話小肥倡煙呀那,個時興架。

飛 – 幫佢點完火;係呀,你幫下我啦。小肥:小肥都想食煙,不過無人理。

泉 – 咁,貪新忘舊,又真個係無品,違反我做人原則喎。對眼繼續望住箱錢,開始猛吸支煙勒;跟住,放低支煙,再點一支。

飛 – 你幫下我啦,我唔食,小肥都要食啦。何況,呢 D 叫進步,唔係忘本。

泉 – 咁又係,邊個係小肥。小肥想:到小肥啦,主角出場啦,使唔使講野呢,講咩好呢。

飛 – 噢,哦,我屋企條魚。小肥諗,咦,又有得食,呢煲都英京頂樓啦,慢下手,金山添喎,再唔係過江去龍記食金華玉樹老舉都好 woh。

話時話,小肥哩 d 算唔算唧牙膏呢,唧小小,唧小小,每日。

TOP

泉 – 咁又係,D 魚唔餓得 (魚唔係只怕飽死咩)。

小肥諗:係呀,小肥唔餓得架,係時候整碗細蓉啦。

死佬泉一邊點頭,對眼仍然一邊望住箱錢,然後一邊點第三支煙;不過,頭個兩支都未燒完,真係一進香呀再進香,再進香呀三進香。

飛 – 那,我膽粗粗,自己加 10% 樓價勒,最多減我自己個份,你咁錫我。小肥當堂打個冷震; 嘩,紅繩戀兄弟呀 – 罈罐係邊。

泉 – 咁又係,夜媽媽,帶咁多錢出街,真係好危險。鞋,真係兩難;好啦,擺係我處先啦。

小肥 – 唔危險,使叫埋小肥咩;係呢,小肥轉頭問飛哥,點解唔搵雞仔呢。

飛哥話,半夜三更,邊個敢俾個殺神入屋呀;小肥個樣就 … … …。飛哥話哩種講法係讚小肥喎;小肥就硬係覺得 hurt hurt 地。

老細後來係又破產拍賣投左棟單支返來。

飛哥又請小肥食飯。

嘩,第二煲去收樓就頂癮啦;驚險,奇情,香艷有齊。

真係長篇羅 … … … 有興取就追落去啦老友。

TOP

搞掂泉伯單野之後無來耐,飛哥請小肥食飯,話食完餐飯當 level 無數,mark 鐘再計。

結果就俾小肥跣鑊金,打鑼打鼓話飛哥搵到要請食飯,最後飛哥俾成班家爛逗拉左過澳門食雞,去到澳門,班友話要食葡國雞。

小肥自己識整葡國雞 (係跟澳門名店 X利茶產廳個老闆娘阿廿一姑學 ge ),成日係屋企自己焗黎食;黎到梳打埠,起碼都食非洲雞啦,成班到無文化 ge。

點知,出到 x 文無位,轉去 x 樓又係無位。上 x 居又驚撞到熟人,去西 x 食果 (果字應該有草花頭) 子貍又怕燥。

最後,小肥唔服都無計,唯有一個人吊吊 fing,單拖去左郵電廳對住間 x 記叫金華玉樹雞。

佢地就話去河邊新街鴻圖食咩葡國雞 (河邊新街鴻圖,不與話去福隆新街或者紅窗門呀,N 年前重多呀)。

到第二單收樓埋牙,飛哥又嬲刮,所謂 959818 (即係久唔久刮一刮)。

飛哥今次醒勒,知道利誘行唔通重兼夾重皮。

於是,無端端約齊人去鵝頸橋打邊爐,跟住落巴喇沙打波 (因為蘊莎,滿意收得早)。

打完波就打牌,捱到天蒙光,飛哥竟然主動話去中環 ge 天臺酒家,月宮飲早茶。

TOP

停一停,定一定;全部人定左格。原來唔係想過馬路。

其實係飛哥即時俾人妖 – 一輪你老母我外母之後 ... 跟住 ... 日日係中環唔厭架,星期日都返中環 (對小肥來講,上環係大件事,要約架;個時,有筲其箕灣上中環,耷搭九人 “灣” 都係五粒神喳)。

有有人話:大間龍門係度,盅頭排骨飯起曬朵,行過馬路就係勒,使唔使上環咁痕呀,痕就 ngaau 下佢啦。

飛哥堅持話個排練緊咩重振雄風神功,想練返對鐵橋手出黎 (其實神油咪重快,搽個度硬個度,即時見效),所以想係天臺食,方便吸收日月精華。

於是成堆人柴娃娃搭電車上中環。

食左唔似貓同唔似狗,咬埋淫得很,當大家飽食安逸準備遁之際,飛哥好順口講句:夥計,埋單唔該。

係大夥都無留意的情況下,由飛哥找數。

小肥心想 ... 賴野勒,光棍佬教仔呀,哩條密底又黎啦;搵路走穩陣喎

落到乜咩春大廈門口,飛哥又話:食完野,散下步哩。

有古惑,其他禽獸都收到勒,當堂醒曬勒。

小肥話電車站係邊。

花公子問邊度有人力車呢下。

教授就話人生如望夢,夢醒返歸,搵艇過海先。

曾搏士最直接:有咩 jetso。

飛哥:搞掂就去灣仔金山。

眾人異口同聲問 – 跳九里係唔係澳運項目。然後 …

TOP

返回列表